罪玺

我爱瑞金,瑞金使我快乐。
等一下,我本命不是米优么……




好的,这是一个深陷瑞金坑的咸鱼……


考试结束啦哦耶!
想更连载。。。没实力
我爱奈口,没错,介绍也要表白她



这里羽毛,本体是只鸟
(我会飞X)不,你不会)
头像是井眠画的,先让我吹一波
明明是个写手但天天都在画画
欢迎扩列:2895416207

明明感情在逐渐消失
眼泪却仍会为优留下
将痛苦深埋在了心底
却对任何人都要温柔
米迦你知道吗?
对于我来说
你不是吸血鬼
不是实验体
更不是怪物
你是人
一个如此温柔的人

今天是你的生日,而现在,我最美好的祝愿就是,希望你能得到救赎,和小优一起无忧无虑,幸福快乐的活下去!

让我大声喊一句:米迦小天使生日快乐!!!
(那啥,配图来自官方给米迦的庆生,嗯,官图)

【Z幻】萤火微光

*幻幻太可怜了,官方爸爸快把Z哥放出来啊!除金以外唯一一个那么关心幻幻的人两季都没出现,你看紫堂幻他都黑了喂!
*一个只有幻幻的沙雕Z幻小短片
*ooc有,对Z天使(紫堂真)不了解有,私设有,微瑞金有,确定接受放毒?



紫堂幻跟着银爵在无边的黑暗中前行着。

……

啊,好熟悉的感觉。

阴冷,幽暗,以及那深深的无助与绝望。

父亲的放弃,兄长的嘲笑,懦弱而无能的自己。

这几乎就是他童年全部的记忆了。

不管他如何竭尽全力的嘶喊和挣扎,都不会有人来理解他,同情他。

他就像一只生存在无尽之夜里的飞蛾一样,丑陋,卑微。

但即使这样,他也还是活着。

即使这样,他也想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希望有哪一天自己被别人需要着,依赖着。希望有哪一天,可以温柔的对待某个人。

像飞蛾一样,他想要一束光,一束属于自己的光。为此,他可以放弃他的一切,不管是自由,还是生命。

神啊,如果您真的存在的话,请给我一丝活下去的希望,给我一线的光明,我只有一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权力,所以,请再给我一份扑入火焰的勇气,好让我去拥抱那个所爱我的人。

……


金是唯一一个真心对他好的,真正的朋友。他就像一个太阳,照亮了他整个灰沉而阴暗的世界。

但他太耀眼了。他越是耀眼,他就越是感到了强烈的自卑。

他深深明白,自己不配拥有这个太阳。他所感受到的,只不过是太阳对万物的仁慈。

他知道,金是格瑞的光。

是年幼的金从废弃的,坠毁的宇宙飞船中救出了失去父母,失去家园的格瑞。更是他的笑容,带给了格瑞最后一丝温暖,将倔强的他从过去拉回到现实,勇敢的面对下去。

他不能,也不敢跟格瑞抢金,格瑞除了仇恨和金以外,什么都没有了。

他真的非常想要一束光。不必太过耀眼,只要能让他感到温暖就好。一丝丝的光明,就能让他重生。


说起来,他似乎是曾经有过一道微光的。

那个总是在他一个人的时候偷偷跑过来找他的人。

他的一个兄长。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兄长——紫堂真。

明明有着继承家族的重要任务,要学的东西也有很多,但他却总是会来找被家族放弃的他。

那个会在他沮丧,难过的时候轻抚他的头;在他绝望的无可救药的时候,紧拥着他,一遍一遍说着还有他陪着他的哥哥,因为家族原因被迫与他分开。

从此,他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毫无疑问的,哥哥没有金那样耀眼。他不会像金那样,无论在什么时候,哪怕是绝境,也可以给人带来温暖的笑容,带来光明的性格。

但是,在那段与他相处的时间里,在那个无边之夜的漆黑世界中,第一次出现了除了黑以外的色彩。

他的世界因为他,出现了一线生机。

那么细小,却又是那么温暖。

像一只一直生活在黑夜中的飞蛾,第一次见到了萤火虫的光芒,从此就一直傻傻的跟在萤火虫的后面。不管月亮,也不管太阳。

就算此后看到再怎么好看风景,再怎么炽热的光芒,他从始至终都只记得第一个向他伸出援手,给予他光明的人。

说他执着也好,说他倔强也罢。但是,这已经是他能活下来的唯一理由了。

他想再见一次真,哪怕是在这样一场泯灭人性,疯狂且满是苍夷的凹凸大赛中。

只要真他还活着,他便还有希望。

他如此坚信着。



End

【瑞金】金神奇的脑回路

*这就是瑞哥之所以总是被发朋友卡的原因?
*一如既往的随心所欲,各种ooc和bug给你展示内心丰富的凯佬
*本文又名:论格瑞如何恨上凯莉
*应该没什么要说的啦,下面放文?



这段时间的参赛者都比较闲。

或许是第二轮比赛结束的原因。在第三轮比赛开始之前,参赛者们禁止互斗且没有任务。

总之,就是闲到了满凹凸星球的乱跑。

比如,雷狮海盗团在寒冰湖融化那里的寒冰山,试图完成制造一片汪洋大海的壮举……

又比如,红绿灯三人组在凹凸餐厅买了一堆可乐,专门给被限制打架的嘉德罗斯用来狂摇发泄……

安哥找马一去不复返,柠檬妹追蝴蝶不小心跌下山崖……

各种鸡飞狗跳让裁判长丹尼尔恨不得用代行神旨一锤子砸下去。

……

另一边,凯莉坐在星月刃上叼着棒棒糖到处兜风,飞过自由森林时,发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于是她决定给自己找点乐子。

“哟,这不是金吗?怎么不见你跟你发小待在一起啊?你不是跟他一起出来的吗?”

凯莉跟眼前的金毛少年打了声招呼,然后环顾四周。

然而,她并没有发现那个白发的冷冽少年的踪迹。

金毛少年听到凯莉说到格瑞后,整个人显得更加沮丧了,头上的金毛都蔫搭了下来,以往的活力跟格瑞的小星星一样闪着闪着就再也回不来,仿佛一株枯萎了的向日葵。

凯莉好像意识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她沉默了一会,把打算问出口的话又重新吞了下去。

这个时候,还是先安慰一下这个笨蛋吧,否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她欺负了金呢。

“金,你不用……”

“凯莉。”金欲言又止地打断凯莉的话,有些不安的注视着自己的脚尖。但这并不能缓解他心中的焦虑,他所能见到的只有黑白与湿润的深褐色土壤。

凯莉挑眉,看着金想说又不愿说的矛盾表情,索性也不安慰了,她还是更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让这个如太阳般的少年如此沮丧。所以她控制着星月刃落到金的面前,双手叉腰注视着金问道:

“到底怎么了?快说啊。让女孩子等可不是什么好事。再说了,吞吞吐吐也不是你的性格。”

金被凯莉盯的心里有点发毛,这才尴尬的大笑两声,说:“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格瑞他,他不理我了……”

凯莉听闻连白眼都懒得翻了。现在才意识到吗?他不理你不是经常的事吗?哪次不是你对着格瑞狂说一通,格瑞连眼神都不给一个的吗?

也就金这个笨蛋喜欢跟格瑞这样口是心非的闷骚冰山男待在一起还不觉得冷了。

凯莉表示很好奇金是怎么跟格瑞认识的。这两人的性格待在一起简直就是灾难。

“不对不对,关键不是这个。是格瑞他说,他说他不想再跟我做朋友了。然后说完他就走了。”

金见凯莉理解错自己的意思,急得忙摆手,那蔚蓝色大海般的眸子也因此蒙上了一层白雾,让人不知所措。

听闻金所说的话之后,凯莉咬碎了口中的棒棒糖。

啊,他确实不想跟你再做朋友了。凯莉心想。

整个凹凸星球可能就只有你一个人不知道格瑞对你的意思了,傻金。

也真是苦了格瑞了,都做了这么明显的暗示,他的发小还是一如既往的少根筋,难怪最后溜了,真是太尴尬了。

不过见到这只金毛团子愈发的颓废,凯莉觉得自己应该帮帮那苦逼的格瑞一把。

想想格瑞多可怜,有这么一个傻发小,一直疯狂暗示都没反应。

虽然这苦逼的原因有百分之八十都是源于他自己的闷骚。简称“活该”。但是凯莉觉得自己还是有义务帮帮他。

“所以说,发生什么了?你给我讲讲过程,越详细越好,说不定我能帮你哟。”

金犹豫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说了下去。



那时金打算在这段休息时间内训练元力技能,于是强行拉着格瑞去自由森林临时抱佛脚。

“格瑞,你走那么慢干嘛啊,快跟上。”金进入森林后就像一只从笼子里放出的鸟,欢快的跑在格瑞的前面,整个
人的四周都洋溢着太阳的光泽。

格瑞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身前的发小。虽然想提醒他小心点,但格瑞知道,金是绝对不会听进去的,所以他还是别说这么白痴的话了。

“格瑞,你看你看!”金指着一边,对格瑞喊到,“那是什么?快去看看!”说着就跑的只剩下一个点了。

那义无反顾地往前冲的架势让格瑞无语。喂,金,说好的练习呢?

“呜哇——”

格瑞眼神一凝,是金的惊呼声。

不容格瑞多想,他身体反应的明显比大脑更迅速,瞬间冲了出去。

只见金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一处断壁上,他手上还抓着因为攀爬而松动的小岩石块,整个人在往下掉。

很明显,金是在攀岩时用力过猛导致那块岩石断裂从而掉下来了。

这个白痴。格瑞想到。

不过格瑞并没有因为思考而停下,他纵身向上一跃,将金接了下来。

“呼——”金长舒一口气,随后又兴奋的看着格瑞,“吓死我了,不过还好有格瑞你在。”

“笨蛋。”格瑞随手将金丢在地上,“下次小心点。”

“诶嘿嘿嘿,这不是有格瑞你在吗,我才不怕嘞!”金从地上跳起来,摸摸自己的头,给格瑞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反正格瑞你一直会陪着我的对吧?”



凯莉听的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等等,金,你跟格瑞到底什么关系啊?”

金一愣,问道:“什么什么关系啊?”

“你叫格瑞一直陪着你是个什么意思啊。”凯莉心中有个大胆的想法,“你不会是……喜欢格瑞吧?”

金那双通彻的湖蓝色的眼眸闪了闪,有些躲避凯莉一副要吃人的目光,眼神到处瞟。

“……啊哈……哈哈,凯莉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喜欢格瑞啊,他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

凯莉惊悚地注视着金。

“额……怎么了,凯莉,你这么看着我干嘛?”金有些心虚地摸摸鼻尖。

“……你别解释了,我现在是猜也猜到了。但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格瑞啊?”凯莉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金,又拿出一根棒棒糖,放入嘴里然后咬碎了,仿佛咬碎的不是棒棒糖,而是金。

“……”金垂下头,“我能问怎么办,我们可是好朋友啊。”

“格瑞除了我之外就没有其它的朋友了,我要是向他表白被拒,连朋友都当不成了,那他岂不是一个朋友都没有了?”

我的老天。凯莉在心里掀起万丈波涛。

你有没有想过人家想要的不是朋友啊。还有,明显是单身狗比没朋友的伤害更大好吗?

傻金,格瑞是不会拒绝你的……

那边雷狮追安迷修还得撬开安迷修心中的门,这边的格瑞说不定连门都没给你关上……

据凯莉所知,格瑞和金认识了至少没十年也有九年了,到现在格瑞还没修成正果,这说明金给格瑞发朋友卡发到了多么丧心病狂的地步。

“那他救下你之后呢,你俩还发生了什么?”凯莉势必要弄清楚格瑞到底为什么离开的,于是又问道,“是你又说了什么吗?”

金撇了撇嘴,愁苦道:“我不知道,我就说了一句‘格瑞,你这辈子都是我最好的朋友’,然后他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了我眼,就留下那句话走了。”

“……”

“……”

凯莉默默替格瑞忧伤个一秒。不过该帮的忙还是要帮的。

“金。”凯莉双手叉腰,“你这样不行。”

金苦着一张脸,问道:“那要我怎么办啊?格瑞他走都走了。”

“交给本小姐吧,我来帮你。”凯莉拍拍自己的胸脯。“首先,你得和格瑞断开朋友关系,少发点伤格瑞心的朋友卡。”



另一边。

格瑞坐在寒冰湖旁,有些后悔自己说了那样的话。金那个神经大条的家伙万一真以为自己不想跟他做朋友了,那岂不是比被发朋友卡还糟?

至少之前虽然没有进一步发展,但还有朋友卡拿……

寒冰湖边阵阵冷风吹过。

格瑞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格瑞——”

远处传来金的声音,格瑞站了起来。

“……呼……呼……格瑞,总算找到你了。”金气喘吁吁,“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跟你说,那是你绝对想听的事情!”

格瑞挑眉不语。

“那就是,”金顿了顿,深吸一口气,说,“我要和你绝交!”

说完金转身就走,留下格瑞一人在风中凌乱。




格瑞:?!?!?!

这就是我想听的事情?你怕不是搞错了什么哟……

End

格瑞:凯莉你过来,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日常】据说天台是个告白的好地方

*一个智障的小短篇,希望大家使用愉快~



放学后,天台。

金:格瑞,我有话要跟你说。

格瑞:哦。

金:诶!格瑞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漠嘛,难道你就不好奇?

格瑞:……快说,没事我就走了。

金:啊啊!别啊,我说就是了。

格瑞:……

金:……要不你先猜一下,我觉得你应该是知道的。

格瑞:……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金:不会啊,你猜嘛。凯莉和紫堂幻都知道我上天台是为了干什么的。

格瑞:……你上天台还跟他们说了?

金:唉呀,你先猜猜我要说什么嘛,毕竟我们关系都好了这么多年了。

格瑞:哦,你说吧。

金:格瑞你先猜嘛。

格瑞:……无聊,我走了。

金:诶!!!我说我说!!!别走啊!格瑞!!!

格瑞:……说吧。

金:……可是……可是我真得觉得你是知道的啊,你确定不猜一下?

格瑞:要说就快点。

金:但是,我说出来你要是不同意,那我岂不是很尴尬……

格瑞:……你说就是了,我大概猜到了。

金:诶诶诶!是什么?

格瑞:你先说吧。

金:额……你先告诉我你答不答应,我再说。

格瑞:……

金:别这样嘛,格瑞你不是猜到了嘛。

格瑞:…………快说吧,我答应就是了。

金:真的?太好了!那,格瑞,借我点钱去买零食吧。



End

格瑞:金你剧本拿错了吧……

很久很久以前,巨龙突然出现。
巨龙说:“我是宇宙最强霸气侧漏王者的罗斯。”
罗斯帅气啊
……
诶,不对。身为金吹的我在干嘛呢……

【瑞金】不要对迟钝的人用暗示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x)
*全文放飞自我,在格瑞发飙的边缘试探,ooc归我
*本文又名金的智商突然上线、内心戏份充足的格瑞大佬、两人的想法在两条路上渐行渐远……



放学。

“格瑞~等等我呀,格瑞!”

身后传来自己发小气喘吁吁的追赶声。格瑞无奈地停下脚步,转身看去。

只见金跑的大汗淋漓,从不远处往格瑞身上扑。

“脏死了,离我远点。”格瑞盯着汗滴从金的脸颊上滑落,眼里幽深一片。

“诶诶诶!格瑞你有洁癖吗?”金好奇地看着格瑞,围着他转了几圈,然后到一旁沮丧地垂下了脑袋。

“我这么招你嫌弃啊。”金可怜兮兮的问道。

不是。

格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按理说他一直暗恋金的,就这种情况而言,完全是一个表白的大好时机。

但是。

格瑞看着金,这个从小到大给他不停发朋友卡发到丧心病狂程度的发小,默默收回了大胆的想法。

会吓到他的吧,格瑞想。

要不……给他点暗示?

虽然并不指望金这种智商能明白,毕竟“傻得跟只金一样”这句名人名言可不是无依无据就能说出来的。

“格瑞?”金看着莫名其妙发愣的发小,又重复了一遍问题,“呐,格瑞,我是不是招你嫌弃了?”

“没有的事,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可能嫌弃你的。”格瑞说完就往前走。

夕阳落在金的脸庞,金静静看着格瑞那渐行渐远的,孤独的背影。


金:……

金:???

金:?!?!?!

金有种不大妙的预感。

他肯定隐瞒了什么,金想。


第二天上学路上,金看着身旁沉默不语的格瑞,默默把手搭上格瑞的肩膀,低声说到:“放心,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格瑞:……

格瑞:???

格瑞:?!?!?!

格瑞用一种难以言表的表情看着金。

难道他开窍了?格瑞想。


格瑞还没开口说话,金又道:“格瑞你是失恋了对吧。放心,身为你最最最要好的朋友,在这种情况下,我是绝对绝对不会抛弃你的。”

格瑞:……

金说:“昨天我想了一整晚,觉得你那最后一句肯定话里有话,经过我左思冥想,得出的结论是,你现在非常需要我。遇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你肯定刚刚失恋,需要我这最最要好的朋友的安慰。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格瑞:……



金:“怎么样,格瑞,我聪明吧?”

格瑞表示他想打人。



End

据坐在格瑞身后的雷某同学发言,他从来没有感到空调的冷气有今天这么足。

格瑞:我人生第一次感觉我失恋了。

(放心,肯定还有第二次,第三次……x)